科普信息網

科普信息網

燃油車和新能源車銷量雙雙下跌 車市淘汰進程提速

發布時間:2019-08-15 09:01:53 來源: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:caobo

“今年7月,全國乘用車市場零售148.5萬臺,同比下降5%,環比下降16%。今年前7個月狹義乘用車零售下降8.8%。”近日,在乘聯會月度市場研討會上,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分享了7月的車市銷量數據。

回顧今年上半年的車市情況,前5個月車市一直在低迷和下滑的泥潭中掙扎,6月銷量的突然增長,也讓不少人似乎看到了車市重整旗鼓的希望。但事實卻給了他們一個不小的打擊。

更重要的是,7月新能源汽車的銷量為8萬輛,同比下降4.7%。一直作為銷量“定海神針”的新能源汽車首次出現銷量下滑,這顯然出乎人們的預料。

在燃油車和新能源車銷量雙雙下跌的時刻,中國汽車市場的總體情況究竟怎樣,未來汽車市場還將出現哪些大的變化,下個月乃至全年的銷量走勢將會如何?針對人們關心的這些問題,記者采訪了相關學者和專家。

“國五轉國六”透支市場銷量

在“小陽春”持續了短短一個月之后,中國汽車市場再度進入下行期。在業內人士看來,出現這樣的銷量拐點,與6月“國五轉國六”的銷量沖刺有著密切的關系。

今年4月開始,受“國五國六切換”的影響,全國多地的汽車廠家和經銷商通過促銷、降價等方式處理國五車型。尤其是到了6月,價格戰越發激烈起來,不少經銷商國五車型的優惠力度提高到5萬至10萬元,更有經銷商推出了“買一輛車送一輛車”的活動。在這樣大力度的優惠政策刺激下,市場掀起了一陣購車熱潮,也讓6月的車市銷量出現了少見的增長。

“雖然6月的銷量喜人,但是這種增長顯然不具備參考價值。”汽車行業分析師劉志超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“從長遠看,廠家不可能一直降價促銷,因此6月銷量的增長屬于‘透支型’的增長,接下來幾個月的車市銷量可能都不會太理想。”

崔東樹也持同樣的觀點。他認為隨著“國五轉國六”熱潮的退去,車市將呈現出“休養生息”的狀態。在他看來,6月的促銷盡管效果直接且明顯,但是對經銷商帶來不小的壓力,同時對品牌形象可能產生負面影響。因此廠家和經銷商在7月均以回收促銷和穩定價格策略為主線,以期維護品牌形象。

不過盡管透支效應明顯,但是7月車市的零售表現并沒有想象中那么糟糕。這樣的表現歸功于銷售和需求兩個方面。

在銷售渠道層面,經銷商將6月的部分數據結轉到7月以平穩完成零售指標并將部分地區庫存車延期銷售,讓零售多了一些活力。另一方面,由于補庫國六車型等因素拉動,7月產量同比下滑狀態也在逐步改善。部分持觀望心態的消費者會在國六正式實施后開始購車。

新能源車市陷入“斷奶”陣痛

如果說傳統燃油車的銷量下滑與6月的銷量透支有關,那么新能源汽車出現首次下滑的主要原因則是補貼政策的調整。長期以來,我國的新能源汽車主要是政策市場,大多數消費行為都是建立在補貼之上的,政策導向遠大于市場導向。補貼調整后,政策導向轉向市場導向難免會出現陣痛。

“我認為,新能源汽車銷量首次下降與需求、政策、燃油車價格的提升都有關系。”談到新能源汽車銷量下降的原因,中汽協會秘書長助理許海東和記者提出三點原因。

他認為,6月是舊補貼政策執行的最后一個月,很多消費者都希望在最后的過渡期抓住紅利,因此導致大部分新能源汽車的購車需求提前釋放。從數據不難看出,6月新能源車處于高增長態勢,而這樣的高增長也導致7月新能源汽車銷售壓力很大。

與此同時,新能源補貼新政的發布讓購買門檻有所提高。“雖然不少企業都表示補貼新政落地后,不會讓消費者的利益受損。”許海東解釋稱,執行新的補貼政策后,有不少車型的落地價格提升,導致很多潛在購買者持幣觀望。

6月的國五國六切換期間,讓很多廠家將國五車型低價出售,此時國五車型的性價比相對較高,從而致使很多想買新能源車型的消費者轉向購買國五車型,燃油車的沖擊同樣影響了新能源汽車的銷量。

“隨著新能源增長‘神話’的破滅,車企應該意識到不是生產新能源汽車就一定可以賣得出去,甚至賣得好。”劉志超直言,“工信部目錄的‘造車新勢力’數目超過600家,其中絕大多數都將會在補貼退坡之后逐漸喪失競爭力。”

事實上,除了蔚來、小鵬、威馬等為數不多的幾家車企外,絕大多數造車新勢力還在為“解決交付”和“解決產能”等問題發愁。隨著補貼的退坡和新能源汽車市場銷量生變,這些車企的運營虧損將會大幅增加,“失血”的速度將會加快,汽車市場將進入洗牌期。

車市淘汰進程提速

7月是今年下半年的第一個月,從數據上看,各個品牌的銷量表現基本延續了上半年的狀態。其中豪華品牌7月零售同比增長24.3%,合資品牌和自主品牌表現不佳,分別下降了4%和13.5%

“在汽車市場整體低迷的背景下,7月車市呈現出高端車好于低端車、進口車好于國產車、高價格車好于低價格車的特征。”劉志超認為,出現這樣的情況,除了受中國消費者消費升級影響外,與“豪華品牌與進口車在國六切換上比較順利,而自主品牌短期內仍存在較大壓力”的情況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。

事實上,隨著“豪華車價格下探到合資品牌產品,合資品牌產品價格下探到自主品牌產品”的情況日益增多,中國車市銷量出現了兩極分化的趨勢。與此同時,受“新能源政策補貼退坡、國五國六車型切換加速”等政策的影響,技術底子薄弱、市場渠道欠缺或品牌力較弱的車企面臨著極大考驗。劉志超認為:“對這些品牌來說,接下來幾個月無疑是最后的機會,如果把握不好,隨時可能掉隊或被淘汰。”

其中,壓力最大的莫過于自主品牌。過去,自主品牌曾靠著SUV車型和新能源汽車的“兩條腿”取得快速增長。但是如今SUV市場和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情況都非常不理想。

數據顯示,7月已經連續數月銷量下滑的SUV市場開始由負轉正,同比增長了6.4%。不過,當月自主品牌SUV銷量僅為32.7萬輛,同比下降了10.6%,中國品牌在SUV市場的占有率跌破50%。

“進口品牌和合資品牌正向SUV市場大舉進攻,如果自主品牌不能提升產品品質,那么失守的份額將會越來越多。”劉志超表示。

從去年開始,奧迪、寶馬、奔馳等豪華品牌紛紛開始“SUV戰略”,而合資品牌更是頻繁推出各類SUV車型。相比之下,一些自主品牌在嘗到SUV發展的紅利后“不思進取”,沒能繼續探索高端SUV市場。這一失誤讓很多自主品牌如今處于進退兩難的境地。

劉志超認為,雖然自主品牌在這些年有不小的進步,但其發展仍存在不小的隱患。“過去提到自主品牌人們想到的是廉價和低品質,如今提到自主品牌人們想到的只有SUV和純電動汽車,這樣的發展模式顯然是不健康的。”

雖然市場銷量下跌、淘汰進程加速,但崔東樹認為,隨著8月新車上市潮的到來,車市零售有望逐步回暖。同時,隨著老款新能源車清庫退出市場,新出的電動車性能普遍增強,預計新能源車市場后續會逐漸增長。

不過,他還是為車企敲響了警鐘:“總體來看,下半年的汽車市場將以調整、恢復為主,車市回暖時機仍未到來。” 崔東樹表示,在存量市場階段,優勝劣汰的車市淘汰賽將加速上演,實力較弱的品牌仍然面臨很大的生存壓力。

中國青年報·中國青年網記者 張真齊

双色球开机号和试机号码号